从emule到btc——随便说说

早些时候开始关注btc这个东东。倒不是对有可能从那儿赚到钱感兴趣,而是“btc x年走完了黄金x千年的走势”,对于初探经济学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货币发展的学习研究素材。

昨天看到了一篇文章谈论DAC系统的(原文见正文底下)。名词是第一次听到,不过还比较快就弄懂了。毕竟玩了蛮久emule,对p2p的一套东东也有不少了解。刚好文章里面也用了emule来举例,作为emule玩家,我就来谈谈我的看法:我觉得emule恰恰又是一个技术敌不过人性的例子,用来作正面论据实在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这么说?以下我就以列举问题的方式来说明。这些问题的答案不是很显然就是太长,答案太长的问题可以去百度谷歌看个究竟。

1. 首先,知道emule和verycd的关系么?知道国际emule界抵制verycd mod及其原因么?据你所知,包括你自己在内,有多少人玩“真”emule?
2. 我可查到的全球emule活跃用户数:2009年是8百多万用户,2011年是7百多万。最新的数据我没仔细找,不过我大胆估计基本就这个水平了。比起全球网民人数来说,你觉得算不算多?

至于国内的情况就不用我说了吧——糟得多。10个有>9.5个认为emule就是verycd,然后对ed2k下载的慢速难以忍受,花钱买迅雷离线的大有人在。那么接下来:

3. 知道这里的verycd和迅雷被称为“吸血端”么?你觉得用这些客户端的人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因为被误导,明知底细也如此做,抑或是迫不得已?

“真”emule玩家对国内的这种p2p环境都难以忍受,架起ipfilter和DLP/SDC的高墙也是无奈之举,为的还是保护“真”玩家的共享精神不被吸血端糟蹋。

既然拿emule来举例,以下描述的emule的发展轨迹,也许和过去、现在和将来的btc会有些相似之处:emule诞生于国外,有一撮极客因为信仰开源共享无中心的精神,愿意为了它的发展奉献精力。这种精神吸引了一批忠实的用户,同时不认同这种精神的人里,绝大多数也因分享率等指标被自动排除在外,保证了emule圈子里用户的分享觉悟都是比较高的;然后emule发展进入某个阶段/某些国家后,被人看出可以从中牟利并付诸行动了(verycd、迅雷等),结果践踏了emule原本为之服务的精神。
之后,emule圈出现了ipfilter和DLP/SDC等自订规则,并鼓励大家使用,以维护emule的精神。但吸血端因为拥有财富和信息渠道方面的优势,以及大部分人本性中的不劳而获、好逸恶劳等战胜了分享精神,所以吸血端还牢牢地掌握着绝大部分用户。这就是某国p2p可悲的现状。

所以我说,emule过往的发展轨迹,及目前的普及度,尤其在大众素质值得商榷的地区,恰恰作为一个”技术敌不过人性“的例子而存在。

下面说说btc本身。btc 要回归良性发展道路,我想也得首先设法打击不当行为。谁来?怎样做?就像原文所说的“是否能够构建出一个自我监督并且自我完善和发展的DAC体系”,将是重要的一步。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网络等范畴了。但从emule的发展道路看来,因为人本身的问题没有解决,DAC体系问题现在还没有完美的答案。此外,要在和现有中心的博弈中取得一席之地,是否要自己先拥有一定程度的中心,这样的话还算不算维护了当初的精神?

如果是真的赞同DAC的理念和特性,认为它将带来更高的效率和更大的公平。那么,但是,在这些问题有合理的答案之前,大部分人自利的心会胜过所说的有可能带来优点的特性。或许会一直如emule一样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接受水平;或者在接受规模扩大后,这些特性被恶意的人利用,不是作为优点存在,而成为掀起动荡而牟利的空间。

———————–

以下是原文(原出处不详):

《从比特币到DAC》(转贴)

DAC是自比特币诞生后最重要的概念之一,而且在未来,DAC也许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DAC,全称是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中文可以翻译为分布式自治系统。所谓DAC,就是通过一系列公开公正的规则,可以在无人干预和管理的情况下自主运行的组织系统。这些规则往往会以开源软件的形式出现,每个人可以通过购买股份或者提供服务的形式获得股份成为系统的股东。系统的股东将可以分享机构的收益,参与系统成长,并且参与系统的运营。
从某种程度来看,DAC就像一个全自动的机器人,当它全部的程序设定完成后,它就会按照既定的规则开始运作,当然在运作的过程中,它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自我维护和升级,通过不断地自我完善来适应它周围的环境。
DAC的形态非常多,它可能是某种数字货币,也可能是一个系统或者实体机构,甚至可能是无人驾驶的汽车。作为企业,它们为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种服务可以是货币传输(如比特币)、资产交易、域名服务,或者其他任意一种商业模式。
DAC用它们自己的“股票”来支付它们所需要的服务(如计算机资源和带宽)。最后,赚取的所有利润将按照股份比例转移给股东。在一定程度上,它们的服务是被人们所需要的,同样这些股份也是,就像那些实体公司一样。
很容易发现,比特币就是一个典型的DAC,它绝大多数的规则约束如数量上限、挖矿方式和运作规则等都是公开透明的,从某种程度可以将它看成一个公司,而每个拥有比特币的人都会是比特币的股东,他们可以分享比特币的收益并且参与比特币的成长。
比特币是目前全球第一个成功的DAC。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项目像比特币这样,在全球范围内吸引这么多人力物力参与,不仅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给所有参与者带来巨大回报。当然在这之前我们有维基百科,或者类似于eMule这样的自发性、去中心化的非营利系统。但是这些系统并不是真正的DAC,因为它对所有参与者并不能提供除了象征意义以外的真实回报,不能激励所有的参与者获得与他们回报相对应的股份,以便让他们随着系统的成长分享到相同的收益。
比特币获得的空前影响,证明全球性的DAC是一条完全可行的道路。然而比特币仅仅是DAC在货币和支付领域中的应用,它将可以应用在我们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中的许多领域。DAC的概念可以扩展到其他许多互联网的商业模型中,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淘宝、百度,许多在虚拟空间或者现实社会中能够找到的模型(无论是商业或者非商业的),似乎都有可能进行DAC化,这取决于设计者的奇思妙想,是否能够构建出一个自我监督并且自我完善和发展的DAC体系。当然,我们可以预料到DAC能够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其结构远远超出我们现在的想象范围。

而对于非DAC的项目而言,如果让普通人参与到像淘宝这样的项目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对于DAC而言,每个人都可以随时参与,并且随时根据自身的能力来选择投入的资源和精力。我们可以发现,通过DAC,很多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都可以抱着同样的目的进行协作,他们之间可能永远都不认识,但是却可以为了同一个DAC而付出努力,并且伴随DAC的成长或收获相应的回报。
我们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DAC化将有可能对整个互联网乃至人类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在10多年前,我们正忙于将许多商业模型进行网络化,也许就在这几年,我们又会将许多商业模型DAC化。

 本文用菊子曰发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